欧洲绘画之父乔托与现代足球教父克鲁伊夫的跨时空类比

1266年,意大利佛罗伦萨的郊区,村里铁匠家里添了一个小男孩。铁匠愁眉苦脸地看着这个孩子,就怕养不活。这个叫乔托的孩子天生命苦,从小就得学着做家务。真的是不管在哪个国家哪个年代“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”这就话都是正确的。

有一天,铁匠觉得这个叫乔托儿子挺聪明的,各种家务一教就会,于是把家里放羊的活交给了这小子。听到能够放羊,乔托高兴地撒丫子就往外跑,他终于能够有时间放飞自我了!

拥抱大自然,乔托艺术天赋也被激活了。捡块石头,小乔托开始肆意的乱涂乱画(所以有孩子的家长千万别阻止自己孩子乱涂鸦,说不定他就是下一个乔托),也许有几次因为画画,小乔托还放丢了几只羊呢。

我们先让小乔托自己画着,再来看看小克鲁伊夫。1947年,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贫民区,小克鲁伊夫出生了,他父母经营这一家蔬果店。虽然收入微薄,但一家人还算和和美美,小克鲁伊夫虽然吃不饱饭不过还是能多少吃点蔬菜水果,毕竟自己家卖的。

看着一脸菜色的孩子,母亲于是跑到附近的阿贾克斯俱乐部当了一名清洁工以补贴家用。偶尔,母亲会带着四岁的小克鲁伊夫一起来工作。母亲在清扫球场垃圾,小克鲁伊夫在旁边自己和足球玩。

足球成了小克鲁伊夫最好的朋友,踢球时他发现自己不再是瘦弱的孩子,身体里充满了力量,体态轻盈,动作灵巧,宛若一名魔术师。

12岁时,小克鲁伊夫父亲因为心脏病去世了!全家全靠母亲一个人维持,小克鲁伊夫几乎没有思索就辍学了,他不能挣钱但也不能多花钱了。虽然每天依然和母亲去阿贾克斯“上班”,但他已经确立自己的理想“当球星,挣大钱!”(所以,贫穷不可怕,可怕待在家)

小乔托还在沉浸于自己的涂鸦世界,今天他有时间画一幅“宏伟之作”——铁匠和羊。铁匠和小乔托一起放羊,毕竟丢过几只他要找到原因。看到小乔托在大石头上乱画,偶尔抬头看向自己傻笑,铁匠一度以为这孩子今天生病了。刚想上前骂几句,就发现小乔托旁边站着一个穿着长袍的城里人,仔细地端详着小乔托的画。铁匠喊了一嗓子,让小乔托来帮忙放羊,毕竟有外人在还是个城里人,不好意思骂出口了。铁匠发现,那个城里人和小乔托一起走向自己。

“你好,我是契马布耶,这小子有极高的绘画天赋,以后让他和我学画画吧。”铁匠一听是城里最有名的大画家,立马同意了。毕竟,画画太有钱途了,这比现代的公务员地位还要高,收入还要稳定呢。

大画家契马布耶到郊外采集颜料,回来时竟然带了个放羊娃回来。作为天才,小乔托很快就超越了师兄弟。为了验证自己的画功,他在师傅出去之余,淘气的在师傅的画上添了几只苍蝇。契马布耶回来,看到苍蝇,挥了挥手来驱赶,却根本赶不走,仔细观察才知道是画上去的,此时的小乔托心里已经乐开了花!

目光回到荷兰,小克鲁伊夫还在昏暗的球场边苦练球技,虽然高超的球技把自己带入了球队,然而羸弱的身体还是让他在对抗中处于劣势。只有黑暗能带给他慰藉,磨练着他的球技也磨练着他的心智。

1965年,改变克鲁伊夫的人出现了!米歇尔斯被任命为主教练,带来了全攻全守的理念。克鲁伊夫已经是球队的核心,现在他成为米歇尔斯手里最尖端的利剑!阿贾克斯成为欧洲最令人生畏的力量,克鲁伊夫是这股力量的旗帜,出众的平衡、超凡的速度、惊人的控球力,更让人惊叹他的意识和视野,大杀四方!从此,克鲁伊夫少年裘马,春风得意,名扬四海!

乔托跟在师傅契马布耶身后,渐渐发现师傅的画法和其他人的不一样,增加了阴影和褶皱画法,更有些人的色彩。有一天,契马布耶带着乔托来看一幅《哀悼基督》。师傅让乔托评价一下,乔托皱着眉头说“画里的人都在看着躺着的基督,太生硬了,没有一点人的感觉”。契马布耶训斥着,你行你来。乔托这个野小子,一下子被激活了,什么刻板的宗教,什么呆板的神仙,这都不是我想要的,我画副人类让你们看看!

乔托的《哀悼基督》不久问世了!从画中就能看到每个人不同却又饱满的情绪,很容易把人带入画中,感受到最真切的情感!这幅画犹如解除封印的咒语,一下子点亮了文艺复兴之光。人取代了神,成为了画面的主宰者!

克鲁伊夫也是生活在一个变革的时代,“披头士、留长发、自由选择”克鲁伊夫和时代一起成长,在球场上他用一个转身征服世界,球场下一个烟斗定下乾坤。

一场对抗赛,克鲁伊夫在更衣室训斥了那个进球的孩子,他靠自己进的运气球,却没有传球给空挡里的队友!训斥的声音大到隔着房门依旧清晰:传球!传球!再传球!你们可以打败任何一支球队!他们做到了,巴萨梦之队从此诞生,传控足球从拉玛西亚疯传了整个足球界!

克鲁伊夫是华丽足球的代名词,是足球史上屈指可数的盘带专家,个人能力超强!执教后的他却每天喊着空间、站位、传球路线。所有人都在崇尚古典型前腰,只有他在追求简单的足球。本可以靠个人才华,偏要用大局观、想法和头脑。他是一名理想的实践者,让踢球提升了一个高度